初夏漫谈(二)

一. 点头之交

从小学开始到现在十多年了,都是去的同一家理发店,叫的同一个理发师。 以前一月一次,现在半年一次。算是点头之交。

—— “回来了?”

—— “嗯是啊,刚回来几天。”

—— “还是稍微剪短点?”

—— “对啊,稍微剪短点就好”

说是点头之交,其实除了知道他的职业和工作地点,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他也只知道我在国外读书,我爸我妈也是这的常客,仅此而已。这一年在国外的时候,已经没了拼着脑袋吊着精神也要和别人social的劲头。大部分认识的人,面熟的有过几面之缘的人,都是点头之交。我不需要知道他们干什么,他们的家庭关系几何,他们的悲欢离合,我们只是点头之交而已,碰到了say hi就够了。这样的关系很稳固,也很让人感觉到安全感。

这次回国,走在熟悉的街头看到人来人往,一个个面孔都是自己熟悉的族群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有种exposed的感觉。因为我和他们生于长于同一个地方,因为这些熟悉的地方,似乎我的小悲欢小离合都一层层的展现在这些熟悉的东西面前,告诉我自己,我已经不一样了,甚至于我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所以去到理发店,见到这样一个“熟悉”的点头之交,实在让我心里有了一些安慰。

二. 酒肉之交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我有几个朋友,平时都在世界各地各忙各的,半年也说不上几句话。可是一回国回到这个小城市,却总是一个电话就能叫出来,满大街的乱走,吹吹牛逼说说彼此的生活——不谈人生理想,只是一起贪图享乐。把这样的朋友说成酒肉朋友有些贬义,但其实也是走心的。

这样的朋友关系也是很稳固的。不谈人生理想,只是一起贪图享乐,就不会要求那么高的契合度。生活享乐,和这些朋友共享的是以前的记忆,是彼此的一份熟悉和看的过去,聊的内容五花八门但也总逃不出游戏,车,过去和女生。

和这些朋友在一起的时候,酒肉穿肠过,心中的沉重总是暂时抛于脑后。也是幸福的。

三. 还有一些

越是生活忙起来了,越是觉得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在没有意义的social上。能够聊两句人生理想,世界,价值观的朋友总是极少的。这样的朋友“很费心力”,需要的契合度也很高。而契合度这种东西,不是说完全一样,我总是相信是需要频繁的交流相互了解的

过往的走心朋友,一旦长时间没有联系。再聊起时发现物是人非,不知是我还是对方,突然哽咽在喉,一句客套的话也说不出来。说到底,还是因为放不下过去的走心的聊天。若何时能带上一副假social的面孔,空聊聊未来,直讲结果而不究原因,那才真是让过去尘归尘土归土了。

四.

唏嘘,看看自己,看看朋友,终归化为一声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