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可耻的不作为和脚落实地的希望

cb606c4f953146f56bece43b5e26db58

在柴静的《穹顶之下》发布之后,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在柴静描述完她们家楼下小餐馆装上了油烟净化装置之后,她觉得:“突然有种脚落实地,知道未来在何方的感觉”。我想,脚落实地是因为有了作为,而且有了成效。知道未来在何方是因为对未来有了一种期望,有了一种切实的希望。

讨厌卫道士,那些一直都把自己放在狭隘的民族主义和道德高点的人,那些说一套做一套,事实上除了在事件中露出一番丑陋的嘴脸,只会做喷子却毫无作为的人。我一直以为,我可以有底气的去鄙视他们去批判他们,因为我是一个”关心环境”“保护环境”的人。 可是看完穹顶之下,回过来想想自己也是不作为。

一直以来都对于环境保护,乃至社会国家体制经济都逐渐失去信息和希望,以至于身为一个在海外的中国人,都没有一点点的安全感。用柴静的话来说就是:过着一种很临时的生活。 之所以失望,是对于大众的不作为的失望,是对于没有人站出来做引领的失望,更是是对于大众权利(The Power of The Commons)对集权(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 无力的失望。大家都不做,为什么我要做。如果我做了,我就会XXX。这样的思维萦绕在很多的心上,所关心的人的幸福安康逼着这些人去选择。就像视频里出现的那些半夜被查出完全没有安装尾气处理装置的柴油车司机。他们不作为,是因为他们要活着。我们也都要活着——而作为的代价很多情况下似乎就是现有生活水准的降低——我以前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柴静站出来了,也是因为她爱她的女儿,她想要保护她的女儿,所以她作为。在视频里,没有太多的民族大义、国家利益。柴静也是明说了,没有那么多所谓高大伟大的东西,只是为了身边的人,为了保护我们爱的人,所以去作为。出发点没有那么高尚,但是我们可以作为。

脚落实地,是对大众权利肯定的希望。在Hardin的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中第一个论点就是:有很多问题并不是技术所能够解决的,而是制度体制社会以及人本身的问题。在很多时候,绝望是因为在集权(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面前,大众权利似乎没有作为也不能作为,是尴尬也是无奈。柴静视频中,反复的提到了12369,这是一个举报电话,是一个大众权利实施的接口。我想通过这个接口,能够寄语一些对于大众权利的信心,也是能让人更加脚踏实地吧。

所以,柴静说这是她与雾霾的私人恩怨,但是又何尝不是我们与雾霾之间的私人恩怨。可耻自己的不作为,不承担。没有那么多高尚的宣言,只是想要为关心的人做一些事,起码通过自己的作为让自己有一些信心。柴静是一个聪明人,也希望自己做一个聪明人。

By Zhuofan 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