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呓语

魔幻现实

今天乘大巴回家,在客运总站巨大的招工广告牌下,我吃着手上的麦当劳听隔壁两位大妈的魔幻谈话:

两人素不相识。一位是江苏南通农村妇女,一位是上海普通家庭退休妇女。南通大妈家里父亲得了癌症,儿子休业天天想着出去创业挣大钱,丈夫在外面送外卖赚钱但两人都没有退休金,仅有一套房产也为了给父亲治病卖掉了。上海大妈拿着每个月8千块的退休金,丈夫拿着小一万的退休金,日子过得上算不错。南通大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read more

有些人,有些事

喜欢家乡的夜晚,喜欢披星戴月出发、归家。今天晚上回来晚了,看着楼道里的灯光,偶尔楼上传来的声音,终于是能够静下来想想最近,说些什么呢?想要说说自己,说说生活,说说身边人。

有朋友自去年以来都饱受折磨,又想要脱离,又控制不住自己,心情又常常跟着他人备受影响——我笑他终于尝到了患得患失的滋味;有朋友网恋奔现几月,却越发被折磨得厉害,患得患失的厉害——我笑她异地恋终究不科学的;有朋友有了心动对象却坚持不了多久;有朋友潇洒如故。而我总说,“虽宁缺毋滥,但对未来还是希望有人”。 read more

今天的冥想是 呼吸练习。开始和结束的铃声依旧让我头皮发麻,才想着这撞铃声是否之后就会像一个开关:响起时尘世,我两隔。

今天呼吸练习,首先是 “我”。将全部精力专注在呼吸,观察呼吸进鼻咽,入腹,然后将感知由内而外,扩展到“我”整个身体。 “我”作为这宇宙中的一个渺小个体,由于因为有“我”之意识,所以才能感觉自己是有存在感的。 我能清晰的觉察,我每一次走神时的迷思对我身体产生的变化。由此而延展出去,这个世界有我的一个孤岛。 read more

深井

今天晚上睡前做的冥想,有不一样的体验。从开始到结尾的撞铃声,我能感觉到我大脑皮层的阵阵发麻,无穷的恐惧涌入心头。

今天体验的意境是,想象一口深井,童年夏日的一口井,旁边绿草茵茵,柳树抽芽。而我要往井里看去,看到什么呢?我没有看到具象,我看到了恐惧。一直以来,我对深水黑暗都有深深的恐惧,可能引申的是对尽头的恐惧。

我手里拿着一颗鹅软石:温热,有一定重量。我要把这个鹅软石抛进井里。鹅软石按照一定弧度下坠,跟井壁碰撞出声音,跟水碰撞出声音,然后开始下沉。 read more

初春呓语

前段时间朋友跟我说,我们几个人博客公众号不管小说随笔还是乱七八糟写,其实每个人都在重复。我说是的吧:我的生活,我所追寻的东西,我想要找回的东西,永远就是那几样。每一篇不一样的只是不一样的困惑,不一样的感悟。

前两天从健身房出来等电梯的时候,听到旁边有个看上去四十左右的男人,满怀笑容得打了一个电话:

  • 我游好了,马上回去。
  • 你问问儿子要不要我带两块蛋糕回去?
  • 儿子就在你旁边?他肯定要吃的,偶尔吃没关系
  • 好好好,那我带两块蛋糕回去,等我吃饭。

男人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工作一天加上健身后的劳累,反而我感觉他很快乐,生活很有期待。 read more

黄粱一梦

昨天晚上一梦到了下半年回了美国。梦里我站在费城City Hall外面,这过去一年的种种已是前尘往事,朋友们的面孔,亲人们的声音似乎隔着时空隐隐的呼唤我。我感到记忆,现实和未来都在呼喊我,拉扯我。梦里我有些迷茫了。

费城于我而言,记忆是很鲜活的。我知道从City Hall怎么走到China Town,知道从另一边怎么走到Apple Store,顺着大道可以走到一家Isayaki和牛角。兰村的记忆对我而言,更是如昨日。Harrisburg Ave上的Turkey Hill、CVS,每一个货架每一个值班的售货员我都记得清清楚楚,Downtown怎么走有多少好玩地方,学校附近的餐厅超市甚至去纽约的freeway怎么开,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都只是零零碎碎的片段了。 read more

那些问题和焦虑

写点东西对我来说,是一件有仪式感的事情。有思路,有感悟,听到一首歌,看到一段话——然后选一个有风有雨安静的夜晚,泡上一杯茶,才能写下些若干字,心中的焦虑恐惧也能缓解一二。

人生的终极目标

前两天和朋友聊天,他说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不有趣的俗人了,失去了以前“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的愿望是在太空母舰上当一个螺丝工”的伟大的心。我想了想说,我一直就是一介凡人。人生的终极目标对我来说大概就是缓解对于这人世间的恐惧。 read more

Baby, it doesn’t work.

这两天,连我在内的几位好友都陷入漩涡之中。对于一些事情,翻来覆去,脑海中只剩下两面 :

It does’t work and you know it.

I may know it. So what? Go for it.

大概是自己的怯懦,导致朋友们来找我聊天的时候,一般都只会得到两种答案。 如果不如意,不过不快乐,那大概就是劝分了,better early than late. 如果要真凑活凑活过,等这股气过了,又甜甜蜜蜜来我这秀恩爱,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如果说心动了,想要去追寻了,但是心里有这样那样的顾虑。这种时候,我一般都会说, nothing to lose, better go for it. read more

虹桥虹桥

 

五年

今天到虹桥离发车还有一段时间,找到星巴克坐下来,突然想起了五年前还在本科申请时候,每隔周都要来往上海湖州,每次都会在高铁站星巴克的这个位置。看看来往的人,看看要做的事情,斟酌下文书的措辞——回想起来,竟也是五年过去了。

会想起五年前,感觉已经无比的遥远了。前段时间和几个朋友谈起了上大学前的样子,看了看以前写的东西,才能明显的感觉到,勇气的消逝和现实的愈加沉重。五年前,似乎前程似锦,似乎未来就在手心里了。而现在,不开心开心的时候对半分,迷茫恐惧成了常调。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read more

不畏将来,不念过去

每到年末的时候,总是想起来写一点东西,看看这过去的一年。虽说冷暖自知,但写点东西总有种仪式感的像过去告别。去年这一篇用了“来往匆匆,也不忘归途”的标题,说的是自己的心情。今年用了丰子恺的”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来做标题,说的是夙愿,可以说是很有勇气了。

这一年,话题更加沉重。说遍了经历,还是看不到前方。上半年经历了这几年来的低谷。日夜颠倒,浑浑噩噩的在凌晨的电话面试,课堂和实验室中度过。幸好有朋友,每每临睡前来我这,喝一杯酒,夜话现在过去和将来。不管话题多沉重,酒入肚,话入心,第二天还是得继续。撑着撑着,竟也就毕业了。

这一年,暂时从异乡回国。四年了,毕业了。毕业前勾肩举杯哭着笑着拥抱彼此,一转身就是大半年。大学的影子越来越淡了。加入了公司,认识了新的人,蜗居在上海。早上乘风踏着梧桐树荫去上班,晚上踩着灯光归家。熙熙攘攘的生活,来来往往的众生,满足了空缺已久的乡愁。这个时候,生活是美好的。

这一年,体面的结束了感情。不必束缚彼此,放开手海阔天空。有人陪伴的日子久了,自己过反而有些空荡荡了。想想未来,想想自己,有时候生出“此生多寒凉,此身越重洋,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之感。虽宁缺毋滥,但对未来还是希望有人。此番恐惧,深植于心底,借着标题给自己勇气了。

这一年,感谢朋友。无论是在低谷还是喧闹的日常,总是有人能够空出一点时间陪我聊几句,聊完各自转身忙碌各自的事情。回国六七个月,平均下来,一个月总能见到朋友几次,不做什么事情,只是单纯的瞎扯,也足够给我了很大的勇气。

这一年,感谢家人。上半年的那一篇讲留学人的异乡感很有触动,但对自己来说:家人,无论身处何地,永远是回去的坐标,人生信念的基石。在上海的几月,离家不过高铁两个小时,时不时的周末能赶着人群回趟家,让自己觉得生活的幸福也不过如此。乡愁被满足了,现世的幸福在了,不敢奢求更多了。

这一年,虽是过得艰难,但仍然岁月无悔。此间经历种种,无论好坏,都在心里珍藏了。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