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从一而终”的“一”是什么?

昨天看了一篇《霸王别姬》的影评,今天重温了一下这部电影又看了《legal High》这部剧。两者放到一起,就想到了一个词:“从一而终。”这里面的一到底是什么?

“从一而终”,体现在什么地方?体现在梨园老爷子说的“唱戏,从一而终”,体现在程蝶衣的不疯魔不成活,体现在张公公的大清朝,体现在袁四爷的京剧,也是Legal High中古门美的“律师的职责就是全新为委托人打赢官司争取利益。“可是为什么,我会去感叹程蝶衣的不疯魔不成魔,却会唾弃张公公所坚守的大清朝?主观的情感影响了我对于价值观的判断,这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对于“从一而终”的“一”的判断,是不是也有对错之分

”从一而终“的对错,容不得我自己去判断,也没有谁可以审判。没有永恒的对错,只有一时的坚持。照理说,这个”一“应该是客观不变的,是坚固而可以依靠的。然而,人所依靠的永远都不是客观不变,都不是真正的真相。就像古门美所说:”我们不是神,不可能知道真相的。“

  不可能知道真相,我觉得有两种释义。第一种,那就是除了在场人以外,谁都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除非有时光机,所有所谓在场人所说的也都不是绝对可信的。第二种释义,那就是因为真相是可观的,是与人类社会所依靠的脱离的。不管人如何去抽离主观因素,还是会有立场的存在(这个主观意志,可以是法律,可以是道德,也可以是个人情感)。一个人杀了另一个人,是对是错?一个人杀了他的杀父仇人,是对是错?一个杀人狂魔杀了他的杀父仇人,是对是错?没有永恒的对错,我们所能得出的结论都是依靠某一个参照系(价值观,道德,法律等等)对比得出的结论。

没有了真相,就像是一座大厦没有了坚固的基石。“从一而终”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是后期加工添加进去的。没有人可以相信客观而一成不变的东西,只有选择去相信一个所坚守的东西。“人活着总是要有点精神的”,没了一个依靠,没了一个所相信的东西,人就会迷茫而不知所措。就像是段小楼,从清朝,到民国,到共和国,他一直没有一个一直所坚持的东西——莽而不勇。所以他迷茫,所以菊仙会问他:“你会不会不要我了吧?”段小楼没有所坚持的,所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抛弃的。有影评说程蝶衣活得明白,我觉得这个活得明白是因为一直到文革时候绝望揭发段小楼之前,程蝶衣一直都有一个坚固所相信得“一”。这个一对于他来说是京剧,是对段小楼的感情,是女娇娥的身份。有了一个坚固的所相信的“一”,他对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准确的判断。不管外界怎么变,都不会混乱。

可是悲剧的是,他一直相信的那个“一”会变。段小楼会变,段小楼莽而不勇,不是楚霸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以京剧为行当的普通男人。对于段小楼,程蝶衣是精神的虞姬,而菊仙却是现实的妻子。感情也变了。京剧也变了,京剧不受重视,跟不上革命的脚步,在衰败。到文革时候,程蝶衣一切所相信的东西全都消亡了,他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相信的了。死了是死了,活着也是苟且。

又想到Legal High里古门美所坚信的准则。他相信法,或者说相信自己的职责不是所谓的伸张正义而是说服法官不择手段打赢官司让委托人受益。说到底,他所坚信的“一”与一些人所坚信的权力,金钱,成王败寇等等有什么区别呢。“小孩讲对错,成年人只有利弊。”对错是社会的是普世的,而利弊是个人的。

想到这里,“一”不是“一”。所坚持的所追求的,又都成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