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这学期的这门课(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老子

(没有学过法,下面的一些东西如果有讲的不对的地方请指正)

前两篇谈了一谈人权,今天看了某同学共享给我的一个知乎问答:「为什么律师会帮罪大恶极的人辩护?律师会有负罪感吗」(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716612)。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回答也很有意思。想起这个学期Final Paper时候讨论到的一些有关正义(justice)的东西,也想起了曾经看Legal High时候想的一些东西。

有关正义,我想的大概只有三个问题: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首先正义是什么,正义的衡量标准是什么? 在课上当我们讨论到Stamp Act Protest(印花税抗争)的时候,讲了在Charles Town的一个游行,这个游行最终让英政府放弃了这个法案。可是我们看到,在描述中,美国殖民地的民众是作为弱者来描述的,他们代表了正义的一方而英政府代表了压迫的一方。这样看起来似乎合情合理,似乎正义得到了宣扬邪恶得到了压迫。但是事实是什么呢,是一群暴民,在街道上游行,然后慢慢演变成暴动。群情激愤,然后开始进入当地总督长官的家里,打砸抢。这算是正义吗?还是说,因为美国最后独立了,这是作为美国独立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无论好坏,所以都是正义的。这么看下来,似乎被压迫的那一方起来反抗之时,本身就像是带着正义光环一样。这样的逻辑和行为,本质上和北朝鲜和ISIS并没有什么区别。那么什么才是正义呢?

这时候想起老子的那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懂,现在是真的感慨老子的智慧。何为仁?或者说何为正义?这些东西和前两篇所讲的人权一样,本身就是带着一种社会属性的。是天生不存在,天无正义。正义本身的社会属性代表了它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而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也就意味着正义只有在特定的政治实体下才具有实际意义。

那么对于正义的讨论纠纷为了两方面:单一政治实体下的讨论以及全球化下正义的讨论。仔细的来讲,就是单一政治实体下的正义,体现形式是法律和司法。而全球化下的正义的讨论,就是要讨论一些国际的准则。具体就放到下一篇来讨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