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漫谈

 

一.

意义,这个词已经被说烂了。生命的意义,听起来就像是丑酸腐说出来的话。可是, 什么是意义呢?为什么我要存活于这个世界,是贪图享乐,还是承受痛苦。我是谁,是Ghost in the shell? 我是一个意识体?我只不过是躯壳的记忆承载和感官延伸?

如果说我只是由过去的记忆所组成,那么现在而或是将来的记忆又将如何被构成。自己是一遍遍的被记忆所重组吗?如果自己只不过是被记忆构成的,那么我作为我的唯一性在哪里?

不想苟活的下一步就是找到意义,为时光的逝去而正名。可是,是不是真的有意义这样的东西存在。 我,家庭,友谊,人性这些是不是都真的存在?说到底不过是宇宙微不足道的一个片段,消失了就消失了。

二.

那到底意义在哪里?为什么我还要在这世上苟且?是因为身边人,身边事。是因为家庭,友情, 爱情和人性。 那既然为了这些东西而苟活,那是不是这些就是生活的意义?

为什么会珍视这些东西?是因为它们是人生的意义所在,目标的终点吗?是因为短暂,和注定消逝?是因为知道这些东西不是永恒的,会被岁月所碾压,所以去珍惜它们。可这样说来,它们就真的是意义了吗?如果人可以成为永恒,那亲情,爱情,友情这些因为短暂而备受珍视的,是不是就烟消云散了?那剩下来的意义是什么呢?

三.

以前老说一句话:”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岁月无情,管你爱的恨的许誓的地老天荒,总是一概碾过毫不留情。

龙应台写过的话:“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母、子女 … 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很伤感,但事实是什么?是会追,会一直追着,但再也追不上。最后的终点,往回看的是不是一片虚妄。

以万物为刍狗,人类社群靠着empathy,靠着’humanity’聊以自慰。人互相的宽慰,在得以生存。

四.

I am lost.
17.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