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漫谈

临行前谈起独立——大概是不敢直面心中的恐惧——总有想要回避。什么是独立,怎样去处理不断变化的人际关系亲情关系,怎样去面对变化的自己。对于这些问题的认知,一点点的从迷雾和迷茫中升起来了。

来处

想要电子化老照片的愿望一直都有。得力于Google的科技,挑了一个雾霾天专心来做这件事。从出生到现在,回忆一点点浮现。个人的成长,环境的变化,读的书,接触的人,看到的世界——慢慢的串出了现在的我。

来处是什么。从前以为是来时的路,清楚从哪里来才知道到哪里去,所以说:“不忘过去,不畏将来。” 是给自己勇气的话,是回头的灯塔。但是停下来想想,为什么要不忘过去?为什么可以不畏将来?回头时的灯塔如何能够照亮前行的路?

丰子恺说:”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为什么要”不念过往“?因为现实与过往隔着到不了的鸿沟,固执的念着过去,固执的想要回去,大概只能成为心里的负担。来处,是回头的灯塔,也只是回头的灯塔。

活着

以前一直记着高中某树下的班牌: ”奋斗过,爱过,活着“。 也记得《活着》里徐福贵的生老病死聚散离合。活着,落到尘埃里,大概也真的是生老病死聚散离合。

临睡前总是会想着前方的路在哪里,自己要往何处去。近月来,有一往无前斗士般追寻梦想的人,有一梦隔生死而去的人,也有一如既往的聚散离合。除我之外的每个人似乎都无畏着生死,一往无前。只剩下我在原地畏畏缩缩的仍想要探询活着的真谛。

是不是探寻到最后依旧是虚妄。是不是结婚生子的社会意义依然会支配自己下半生的生活意义。大概这样的问题,只有领悟,没有答案。

亲疏远近

谈起了独立,谈起亲疏远近。从以前开始,总说我是一个贪图的人——鱼和熊掌想要兼得。生活在变化,自己在脱离。虽然念着来处,虽然心里挂念,但否认不了的是自己的无力。

讽刺过别人高中时幼稚的想要改变别人的人生,自己却何尝不想要影响身边的人,做喜欢的事——大学的墙上写着“Lose a job. Find an occupation.” ——但是身边亲近的人,何尝不是“别人”。

不管亲疏远近,不管关心挂念。能做的事就只能到这一步,接下来的一切都不是我所能左右的,能做的只是心中祈盼每个人都能对自己负责。对自己负责尚且不易,更何论对别人负责了。

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