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

前些天,春节朋友来访,开开心心的大概也就这样过去。以前怎么过的,都记得但不敢去想。不去想,就慢慢的模糊了。心中只剩下温暖。

想起从前,在独市的夜晚,外婆晚上会给我下楼做一碗糖水蛋。清水,鸡蛋还有一点点白糖——那个味道,大概是一辈子也不会忘。我会看会书,陪着外婆外公看会电视,然后睡觉。独市的夜晚,是那一个大房间,外婆外公和我。

想起从前,我能想起晚上英语班下课,爷爷推着自行车带我从大线场走回家,那个时候东吴还是一片荒地,只有一户钉子户飘摇的光,那个时候卢记还只是一个在建行马路口的一个小摊,那个时候我还在初中。

想起从前,大年三十。总是现在外婆家早早的吃了年夜饭,后来几年舅舅会下厨,那个时候弟弟还小,我还会陪他一起玩鞭炮,还有没写完的寒假作业。然后会去爷爷家,到的时候,菜已经放满桌了,然后我和牛牛会坐在一起,吃不下太多。吃完饭,玩鞭炮,看春晚,玩游戏。那个时候还会想着零点给朋友们打电话,打完电话放鞭炮。烟花不大。

想起来机场的路上,为了想从家出发的执拗。一家人开着夜路,在机场,爸爸枕着妈妈睡着了,而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着哭着笑着的脸庞,想着他们会到哪里去,是从何方来。

想回去。不仅仅是想回去那个地方,更想回去那个时光。可再也回不去了,再也找不到那些人,那些个地方,那些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