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凉

樂極悲生、人非物換,究竟是到頭一夢、萬境歸空

这一月以来,大概因为毕业情绪以及找工作不顺利的影响,心态有些低落。总是想着呐喊的大有人在,那我就来写点不足为道的小悲欢好了。

看了以前写的东西,大概主题不外乎我从哪来,我是谁,我要去哪这几个终极问题。大概是只有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才觉得痛苦——然后才有希望,然后才这样苟且又不失骄傲的活着。

一. 从哪来

大学前到大一时候,大概是从自我意识的觉醒到被理想主义的光辉照耀,是看着前面看着远方的。原生家庭和原生文化影响这些都是可以被忽略的,相信只要往前走,就能找到那片海。

在国外几年,脱离了原生的环境才开始反思自己从哪来这个问题。弄清这个问题可以让我清晰的认识自己,让我更清晰的去看未来。前几天和朋友夜话的时候聊到现在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谈到了原生家庭的影响,我竟想着:大概是没有谁能够脱离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了。

本来对于我来说,原生家庭的影响是一个偏执的词,现在想来大概也是一种无法解脱的追求。朋友和我,家庭皆是幸福,父母虽有纷争,但始终是bonding的。大概当年以致到如今我对承诺对婚姻的偏执与不信任,正是来自觉得原生家庭的幸福无法复制或超越吧。

人与人的羁绊是一种神奇的东西。有些人来了就来了,走了就走了。 有些人来了走了,却还是在自己的生活里。感情上的羁绊是不是有着必然性,还是Got luck。 大概能够一往直前的偏执的相信是一种能力,而我不具备罢了。

从哪来,一直都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二. 我是谁

翻了翻大二结束时候写的东西,那个时候写自己希望以后是什么样自己——希望还能有远方和骄傲,而不只是眼前口袋里的苟且。正如我自己一直预料的一样,在承受考验之前,一切都是美好的。

Rethink。每到了低谷的时候,就会从任务中重新翻出这个。Take a break, think about yourself。大概是沉淀让人思考,或者说能够让人驱散一点前行的迷茫。但是这一次翻出来这个词的时候,确实躺在任务界面一次一次的Overdue。是,是要rethink,是broke了,是要put it together from pieces。但是出发点有了,目的有了,方法却还是没有找到。

每当好友跟我诉苦时,我都会说不要比较,要快乐的活着。想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理性的自己和感性的自己的冲突,会让人逃避,让人不知所措。这半年来唯一的欣慰,大概是接受了考验,接受了鞭挞,承认了自己就是这样的自己。

尚存手里攥着的一丝骄傲的无头苍蝇。

三. 要去哪

此生多寒凉,此身越重洋,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曾经说过的:不要变得现实好不好。每每想起的时候,竟是能够在寒凉里如蓑衣裹体,整理下行走,也能继续走了。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寒凉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熄灭的清澈目光

我想回头望

把故事从头讲

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