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四年 : 学校&教育

学校本身

FM并不是一所世界闻名的学校,导致我现在每次和别人说起都会自嘲的说——“东部费城旁的一个小文理学院”。 学校虽小,并不代表教育质量差。相反,从教师的负责程度以及课堂质量来看,FM的教育质量其实很高。学生和老师的沟通成本很低,对于学生来说沟通的难度也很低。因此,很多学生(包括国际学生)都能和几个教授建立起相当良好的关系。但作为学校来讲,FM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很多东西都有,但也仅此而已,并没有达到能够突破自己的程度。很多情况下都畏手畏脚,瞻前顾后。一方面FM或者说大部分文理学院的中心都是Education而不是Research,但是一个学院的Reputation,教授的Credential很大程度还是取决于Research。这就导致了一个矛盾冲突,目前来看,学校教授的Tenure评定,不仅仅需要来自于每堂课期末学生对于教授的反馈,也需要教授在专注于Education的时候,做好一定程度的Research。这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教授

但不管怎么说,FM的教授才是FM教育的核心。学校教授的招聘据我所知,有着相当的学术以及‘人品’上的准则。我不知道‘人品’ 这一点是如何在一个招聘流程中体现出来的,但事实是即使是新招来的教职工也都能完全吸收FM的传统——热情,友好,认真。对于一个学生来讲,大学四年接触到什么样的教授,与什么样的教授保持良好的关系能给他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在来FM之前,我从没有在我的人生轨迹中考虑过PhD或者Research这一个方向,但慢慢的,我发现也许我的个人特质里还是有一部分是适合做Research的,只不过占比没有那么大。

FM的教授通常不仅仅充当一个授业者的角色,很多情况下也是一个解惑者。他们或许是从一而终的专注学术界,或许是中途出走返回学术界,或者是移民逃难到美国努力读书进学术界。这一个个的教授都有自己不一样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学术观,在我看来,培育一个学生,与一个学生建立相当程度的私交,是一件很花费精力与时间的活。但FM的教授大部分情况下这些教授都愿意花相当程度的时间来与学生探讨人生,传道授业解惑,提供个性化的帮助。

FM的教授好归好,但有一方却是无法逃脱的‘先天性缺陷’了。 与大型Research不同,招进FM的教授大多是非常偏学术界,而FM的天然环境导致与工业的联系并不紧密——很多科学类的学科被设置成非常偏向学术。这不可避免,毕竟教授有着这样的价值观并且对于授课方向有着很大的自由权。

文理教育/通识教育/素质教育 Liberal Art Education

从来FM前,到在FM四年,一点点的思考到底什么是Liberal Art Education —— 通俗的来讲,就是素质教育。从浅层的学校课程设置上来看,Liberal Art Education代表了一个通识教育,一个基础人文科学素养的培育。学校仅仅要求学生在大二结束之前完成对于未来专业的选择,而大一大二要完成艺术,国际视野,人文,文化,科学以及批判性思维的各方面课程。而我在大一大二时接触到的一些现在专业之外的课程,给我产生了正面而长远的影响:比如环境,社会学,经济学,批判性思维,历史,哲学,艺术等等。

对于我来说,这些非技术类学科都代表了一整个巨大的世界与无数不同的世界观。每一个学科都有独特的看世界的角度,无论带给人黑暗还是乐观的影响,能够激发思考的,就已经足够了。以前不懂,在上过这些课,见识过每一个领域不同的灯塔之后,似乎慢慢能够把握到一点Liberal Art的精髓了:大概Liberal Art Education就是不让人成为一个浑浑噩噩的傻瓜,而是能去思考能去判断能去的学习的人。

但其实,这又是一个悖论。因为即使提倡着Liberal Art Education的文理学院里,也还大量充斥着一些与人文价值相悖的人。前段时间在费城和一位学教育的学姐讨论到,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能够带给人深远的影响,liberal art education到底与大型Research University的教育区别在哪里。是不是说,一种教育只能起到一个灯塔的作用,而一个学生是不是会向着灯塔的方向走,就是一个未知数了。说到底,还是一个概率问题。

其他

今天起了一个头,想乘此机会梳理一下大学四年所感所想。也算是督促自己不停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