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痛苦的自慰

PS: 发了一篇旧文。

今天突然想到了本科申请季时候的文书,现在回过去看看,自己的前几年就完全沉浸在一种在用自己的痛苦聊以自慰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刻奇之中。

最怕的是刻奇,因为它无处不在。自我的刻奇让人自我沉醉;群体的刻奇人疯狂而不自知。刻奇和自我激励不一样,刻奇是沉醉,是让自己在究其本质的情况下获取到动力;而自我的激励是认知,认识到自我,然后去做。

可怕的是痛苦。不谈别人谈自己,经历过一些痛苦之后,曾经自以为走出来却反复沉浸在其中,以此说事。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觉得自己比那些没经历过的人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这是一种自我沉醉。在经历痛苦之后,会觉得自己是经历过的人,就觉得没经历过的人都naive,都不懂。感觉自己高人一等,奉那些在痛苦中得到的东西为真理,从而变得固执。这是痛苦的刻奇,是那些在经历痛苦的人那些快溺亡的人一棵便捷的稻草。

痛苦的刻奇,是因为想要快速的走出痛苦,是为了觉得让自己的痛苦值得一些。是一种幻境。但事实是什么呢?难道不是这种痛苦中得到的东西增加了阅历,升级了三观?这一种奉为真理的固执,难道不是三观的根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