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梧桐交织的风景

前几天上班的时候,感受着上海夏天的热浪和梧桐树下匆匆忙忙的人群,想起去年此时的我还在兰村与实验数据死磕。感受着兰村的惬意与安静,想着似乎进入Academia追寻一下科学的真谛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当时已经开始准备Phd的申请, Academia似乎已经成眼前的康庄大道。当时大概也没想过能够下定决心,回国一年。

决定

可是,世事难料,也可以说是,峰回路转。这半年来,不同人都问过我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为什么要推迟研究生的入学——回国工作一年。我回答不出一二: 1.想要回国沉淀一下; 2. 想要安稳一下心情。

上次突然发现健身房一起上课的小姐姐也是在宾州读了本研之后回国,碰巧住在一个小区。从健身房走回去的路上,我说:住在这块感觉太好了。她说:很有人气烟火气啊。这种突然的共鸣大概就是为什么要回国的写照了。

人总是要平衡自我与社会的两面。在美国的四年,一个陌生的环境提供了足够主动与被动的条件去挖掘很多情况下的自我。而作为社会中的我的那一面,却仅仅依靠着不多的亲友维系着,难免会有失平衡。

回国了,自然就好了。

Academia 与 Industry

在现在上海的工作开始前,与公司老板进行了一番Pre-Screen。撇开要做的事情不讲,问起我想做的事情我的期望——“我想做有趣的事情”。虽然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过去要怎样的Amibition,要达成什么样的宏伟目标,但心里坚持的却仍然是——要做有趣的事,过我的人生。

Research的出发点大多有趣的,是有趣的Idea,是有可能的突破,但过程总是枯燥的。能够坚持下去的原因无非两点:1. 有着足够的智力/潜力去支撑持续的Progress; 2. 有着足够的热情/兴趣去支撑长久“枯燥”的过程。而对于我来说,两者参半,也并没有所谓“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这样的梦想。对于要做出这样一个commitment,实在是太难了。

有人在骂,骂随波逐流,骂不能继续这件事。以前觉得说得没错,心里对一件事情没有足够的commitment。但现在想通了,不论industry还是academia,总是逃不过一个小人物的觉悟。能够自知,自觉,有所悟,有乐趣的生活就很满足了。

Research征途漫漫,身边有很多人能够义无反顾的去做这件事。而我,已经能够安然做出决定停下一年。

这些日

回到国内,生活如我想象一般。潮润的空气,梧桐路,匆匆行人,叫卖声,我——这一切是有色彩的。平时努力上班,偶尔加班,不加班就去健身房挥洒汗水。周末或约上三两好友电影喝酒夜话喝茶,或搭上高铁回家小住两日。

虽然生活依旧烦恼不断,但真的很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