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问题和焦虑

写点东西对我来说,是一件有仪式感的事情。有思路,有感悟,听到一首歌,看到一段话——然后选一个有风有雨安静的夜晚,泡上一杯茶,才能写下些若干字,心中的焦虑恐惧也能缓解一二。

人生的终极目标

前两天和朋友聊天,他说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不有趣的俗人了,失去了以前“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的愿望是在太空母舰上当一个螺丝工”的伟大的心。我想了想说,我一直就是一介凡人。人生的终极目标对我来说大概就是缓解对于这人世间的恐惧。

人世间的恐惧,大抵就是生老病死,聚散离合,终极意义上的人生无意义,现实维度上的渺小。有的人可能会说,想那么多干什么?生活就是生活,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是朋友,是亲人,是爱人。没错,我拥有这些东西,我也很幸福,我也很感恩。但是正所谓:

樂極悲生、人非物換,究竟是到頭一夢、萬境歸空。

这此时此刻的快乐幸福拥有,何尝不是一种对终极恐惧的缓解。前两天写身边人long for a bonded relationship, 也是一种更好的缓解。我以前觉得,无知是福,不知道不思考不痛苦才可以幸福。现在发现,身边有的人,思考但是更洒脱。这大概是一个我无法自拔的缺陷?

要营造一个足够坚强的精神家园,能够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虚无,大概就是我的理想了。

信仰,刻奇

以前很不喜欢刻奇,凡是遇到了汹涌的网友舆论潮,“民族心”,“中国梦”等,大概都会自诩清高的用这个词去套用批判一番。包括信仰,成长在一个无神论家庭里,生长环境带给我的影响让我一直不信任相信任何信仰相关——觉得也不过是大规模的刻奇与逃离——人怎么会把自己的控制权交给别人呢?

现在越来越觉得,用刻奇大概是可笑的。我也有,甚至有时候也赖以活着。没有什么精神境界的高下,只是不同人刻奇的点不一样罢了。所谓刻奇,自我感动,自我相信,是一种很好的精神药剂。“人有来世”,“人有天堂”,“有西方极乐世界”, 这些——如果能够相信——必然能够带给人支柱般的力量。想想,这些宗教,以及其他的信仰,甚至于大规模的刻奇,无不提供了逃离现世,解释现世,展望来世的一种途径。无论好坏,都能让人暂停对于一些终极意义的思考,多么有效啊。

而信仰的缺失,导致得大概就是心灵世界的匮乏与对彼岸的渴望了。

I want to know

记得是《印第安纳琼斯》某一部里面,女配角在见到外星人之后的愿望是I want to know the truth. 在坚持再三之后,外星人满足了她,而她在刚开始看没多久,就高呼 Enough! Enough! Enough! 最后暴毙而亡。 异次元杀手,黑客帝国,甚至包括奇葩说的命题:如果给你一种能够看到对方剩余生命的能力你要不要说, 都展现了真理的另一面,追寻真理是不是一个终将残酷而无所获的方向,是不是活在现世的温暖之中就足够苟延残喘这一生了。

我不知道。从小到大,从开始阅读时的懵懂,到现在慢慢知道自己缺的是什么,自己要寻找的是什么。世界变得越来越冷酷,自己变得越来越焦虑。焦虑未来,焦虑身边人,焦虑自己,好像事事都尚可,好像事事都可以变得更好。从投入产出来说,这简直是最差的投资了。

对真理,对诗和远方的追寻,也许永远没有结果,也许永远找不到那一剂良药,也许永远只能困在眼前的苟且。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 从来没得到答案

我不过像你像他 像那野草野花

冥冥中 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

——朴树《平凡之路》

写到这,我几乎都要放弃了。Why makes everything so hard? 前段时间朋友跟我聊命理聊玄学聊Fate,有点想法,就送来了“枕头”。看了那一篇写的很好的 三十而砺。 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往哪去,这些问题终将伴我一生。与其逃避多年,不如一路前行。

希望我能更有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