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井

今天晚上睡前做的冥想,有不一样的体验。从开始到结尾的撞铃声,我能感觉到我大脑皮层的阵阵发麻,无穷的恐惧涌入心头。

今天体验的意境是,想象一口深井,童年夏日的一口井,旁边绿草茵茵,柳树抽芽。而我要往井里看去,看到什么呢?我没有看到具象,我看到了恐惧。一直以来,我对深水黑暗都有深深的恐惧,可能引申的是对尽头的恐惧。

我手里拿着一颗鹅软石:温热,有一定重量。我要把这个鹅软石抛进井里。鹅软石按照一定弧度下坠,跟井壁碰撞出声音,跟水碰撞出声音,然后开始下沉。

想象这颗鹅软石到表了你此时的问题,你为什么来这?

我不知道,似乎在鹅软石下坠的过程中,有无穷的恐惧包裹我。我为什么来这:

因为恐惧和焦虑。

这两种情绪包裹着我,而我已经感受不到童年夏日水井应有的温暖与安全感,只是在一直无法触底的下坠中。

一场没有答案的问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