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 A Struggle

Quest

以前和朋友们开玩笑,一定要找个时间去大沙漠去草原去北极南极看星空看银河流流眼泪。为什么?当凝望着银河星空宇宙的时候,才会真切的感受到何为真理,何为永恒,何为渺小。从很久以前,就问自己“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前进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高中时候很喜欢哲学类的入门书籍,很喜欢周国平说的“黑暗中的朝圣者,彼此不过是并肩行走的陌路人”。真理就是远方,是黑暗里永远到不了的光明。对于人来说,意义也总是虚妄的,注定失去的结果让我无法释怀。

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追寻中,我得反复避开生命总是没有意义的这个结论——渺小的生命是永远无法追寻到真理也无法承载真理的——也许只有追寻意义的旅程才对人有意义——the Quest for Truth and Meaning。但是这样吗?赋予一段终究走向虚无旅程以意义,是否也只是人自怨自艾的刻奇——to find something to live for。 这句话很蠢,因为我作为一个幸运儿,一直明白生活中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我去活着。But what about myself?

说到底,长时间的仰望星空,思考终极,从中看到人生的荒芜。我还是无法释怀,无法接受如此可怜的仅仅在无边的宇宙中像一粒尘埃一样短短生存一段时间然后永远消失不见。

容格说,这个问题不能常想。

Now

周末回家,翻翻暑假上以前读过的书——温故知新。以前完全读不下去的克里希那穆提的《生而为人》里面讲觉知,讲当下,讲真理,讲倾听正切合了自己最近冥想的体验与感悟。

真理是一片无路可走的大陆…一个人必须投入毕生的精力研究这个问题,不能远离生活。生活就是斗争、焦虑、恐惧、厌倦、孤独、悲伤、不幸、遗憾——所有这些就是我的生活。我必须明白这些事情,经历这些事情,不逃避这些事情..

但有意思的是,冥想于我最大的意义不在于让我探寻,让我活在当下,让我尝试觉知——而是尝试去相信。能找到一样东西去相信,去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由此而引发出去,我对我生活中接触到的部分有宗教信仰的人士保持着足够的尊敬,甚至羡慕。人太渺小了,追寻真理的旅程也终将没有意义,如果能够坚信一种信仰而connect to some ultimate being(源自一位FreeMason的爷爷),也何尝不是对自己的救赎。

Stay humble.

Love, Music and Alcohol

最近看到一句话:

  • 生命的意义在于爱。
  • 不,生命的意义是无解的,爱的好处是让人对这个问题不求甚解。

想到前段时间写的《对人世间的恐惧》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了。总是有那么些时候,突然间会沉默会思考会痛苦会恐惧——但明明知道终将没有解药——只能饮鸠止渴——寻找缓解。当然事情不能这么想,也许找到的是解药是勇气也说不定。结局也许已经定下,但人可以活得更加Decent。

这几天突然迷上枪花,迷上Eminem,迷上很多有力量的音乐。音乐和酒精,能够让人进入状态,能够让人短时间内忘却世间烦恼,只剩下此刻。妇联4的首映我去看了,第一次在片场看到这么多的鼓掌声,笑声以及哭声。我却没有太大感觉——剧情实在乏善可陈——只有在所有英雄一起出战的时候,我感觉有些emotional。Marvel十年,我也经历了初中高中大学,感情友情亲情的聚散离合。对时间流失的感动不过是个人的刻奇,但时间沉淀下来的东西确是值得感恩的。

过清明的时候,坐在躺椅上吹着风喝着茶看着书;礼拜天回上海的时候,听着邻居们的家长里短声,披星戴月而归;周末的时候,和老友几个听着音乐,看着夜景喝喝酒聊聊天。不管不顾,也会让自己沉浸在这些感觉中。不管意义的追寻有多虚妄,总能在此时此刻感恩自己的幸运,让生命能中有无数个片段自己感到温暖,感到爱。

Writing and A Happy Ending

以前看书看故事看剧总是不由自主的期待着一个happy ending,希望主角们心想事成,现在能够释然了。遗憾是常态,好的片段能成永恒。朋友们和我讨论写作的意义——我的当然不算,只能算是呓语——因为有不得不写的欲望。因为写着写着,自己的心情得到抒解,写到最后总能有一个不错的Happy Ending。所以感谢写作。

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