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笑作春温

一年前住进这上海的小民房,听着隔壁小妹每晚弹钢琴,一年以来曲目我虽无能辨别但也知道进步了不少;下楼的时候,还会和六楼的阿婆点头微笑问好;走在上班路上,我知道全家的包子要两块五一个但是小梅园的一客汤包只要七块五。 这一年过的,也不算是稀里糊涂,过着过着总是有一些东西想明白了不少。

Past

一直以来写得东西都是站在过去往前看, 写的是未来,迷茫的是未来,恐惧的是未来, 要勇敢的是未来。但其实这几年里,最大的进展不是对未来,而是对自己, 对过去有了更深的诠释。和朋友聊说, 其实有些想法和以前一样, 只不过对自己为什么这么想,出发点,想要的都了解更深了。

有些人因为trauma所以不敢回看过去, 有些人因为美好时光不再来所以不敢回看过去, 有些人因为匆匆向前无暇顾及所以不回看过去。过去我活过,现在我活着,未来我努力去活。 人在这宇宙中太渺小了, 我努力收集我在这世上过去每一刻生存的印记,提醒我还有昨天。

Departure

这几天临近离职, 同事们说着要办farewell, 我却有些抗拒。我站在现在, 隔着一堵墙看着过去——过去的就让他过去——怕自己跨过了这堵墙, 松了提着的这口气, 就该是热泪盈眶不知言语了。面对善意,理应是回报以善意,但是做不到。近乡情怯, 离别愁浓, 不想活在心情的大起大伏里, 用一张浮夸嬉笑的脸去应对,心隔着墙努力平静——这大概是现在的我,活着的样子。

Nonsense

今天看了几篇旧文, 胡乱写了几笔。临近回美国,心态大概是有些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