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文在寅 书摘

在今天保守的政治环境下,我们应该如何解决既得利益者的抵抗与反对?如何获得国民的支持与同意?政府该如何推进,市民社会团体阵营如何在支持的同时有效引导政府?改革议题这么多,先后顺序如何规划?不同的时期工作的范畴又该如何界定? 我觉得对于这些议题,我们应该进行仔细的讨论形成一个共识,以此作为联合的基础。只有这样,在执政之后才不会分裂。

以《进步执政方案》为代表,所有人都在讨论进步、改革政府应该做些什么,但是却很少讨论怎么去实现的问题。现在对我们来说,重要的不是“该干什么”,而是“该怎么干”。

即使是这样,我也能够理解,市民社会本来就是固守一种单纯的理念,对政府的派兵决定可以反对到底,对决定派兵的政府表示失望也很正常。但就因为这件事,就可以从反对与失望直接上升到背叛参与政府吗? 更何况我们已经考虑到了市民社会的反对,大幅减小了派兵规模,而且去的都是非战斗部队,从事的也是支援性质的和平重建工作,也就是说派去的部队都在安全地带。 我认为进步阵营如果不想永远只做少数派,就应该对国家、对国家经营,进而对外交、安保问题表现出更有担当的姿态。

不是随波逐流,也不是耿耿于怀,而是用一颗冷静的心去分析成功与挫败的教训。如果不这样,那么包括参与政府五年在内的民主政府十年,就都会沦落成“失去的十年”。决不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