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去年年末的时候,还只是荒了大半年的公众号;到了今年,就成荒了一整年了。我时常想,到底是疫情来袭还是人生进入了新阶段让自己落笔难而成文更难。回顾这一年,好似过去几年最平平淡淡的一年,没有跌宕起伏没有生活突变没有高歌猛进,我都分不清是时间推着我走还是我就站在原地没动过了。这种沉默的疑惑感,加上话说不出口、碧落不下去的迟疑,还有平淡的生活大概就是我的二零二一年了。

这一年,生活这两个字开始有了实体,旅人感逐渐消退。生活,是在上海朝八晚五的工作,是回家路上光怪陆离的霓虹,是书本中银河宇宙自我人生的会心一笑,也是偶尔回湖州见家人会好友时候的喜悦,但更是看不到转折点的前方。大学以来,生活的前方似乎都注定了变动,中美间奔波、换宿舍、费城纽约香港北京上海,每到一站就能看到即将变化的下一站。所以过去几年我说自己是无根的旅人,但现在工作既定、生活既定,似乎在一个城市和一种生活中扎根了。失去无根的变化,但有了扎根的踏实,个中变化我仍需适应。

这一年,和书本这位老朋友重修旧好。虽然开始工作更加忙碌,但是自己反而感觉到一种紧迫感,似乎在平淡的生活中勇气和美会逐渐远离,只剩下眼前的柴米油盐酱醋。所以要读书,要时刻给自己敲响警钟,要时刻提醒自己,要始终保持对世界的好奇,要始终记住生活远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这一年,离过去越来越远了,记忆却越来越鲜活。算算已经回国快两年了,曾经的生活已经远去,似乎都已经变成了一团迷雾。但是曾经的朋友还一直提醒我,我有这样一段不算无忧无虑,但是有好友有酒的生活。这一年,我时常能回忆起30号公路到Lancaster的甬道,415 Harrisburg上的CVS以及FM Campus,也能回忆起Chestnut St上宾大的样子,但都回不去了。我现在想,那个时候的人,那个时候的生活也给我带来了新的乡愁吧。

这一年,家人安康、恋人仍在、旧友依旧。旧友依旧,还时常惦记着我,依靠着我,在身边的也仍时常分享着快乐,不在的身边的也仍是线上唠嗑插科打诨毫不碍事。恋人仍在,不是平淡生活的刺,也不是墙上的蚊子血,而是冬日午后的阳光,和煦而平淡暖人心。家人安康,仍始终在身边,想来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

今年能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句话作为题目,我感觉到的是这一年明显比往年不焦虑了,有更多的踏实的事情去做去完成。而新一年,仍希望自己能更有勇气,不忘诗和远方,不忘世间美好。

望好。

再见,二零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