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呓语

年末漫谈-务实

从务虚到务实

故欲其國民對國家有深厚之愛情,必先使其國民對國家已往歷史有深厚的認識。欲其國民對國家當前有眞實之改進,必先使其國民對國家已往歷史有眞實之了解。我人今日所需之歷史智識,其要在此。 —钱穆《国史大纲》

年末回国的时候做总结——想到这一两年世界和自己的变化——做出了要逐渐从务虚中走出来,要开始务实。何为务虚?生老病死,理想,终极问题与远方。何为务实?时事政治,人间烟火与苟且。以前,一直怀揣着先弄清楚自己,再去弄清楚世界——一种独善其身的态度。 read more

初秋杂思

勇气

最近聊了很多人生自己,聊了很多未来,心里有些低落。有些事情——感情,自己,终极——还没有想清楚。看到未来前行路的黑暗,总是想要回头看。看看过去的温暖和爱,才能有点底气往前走。但是要怎么走呢?这路上是不是只有朋友遥遥的望着,只有家人照亮着回去的路,只有远处点点的星光?

以前觉得朋友,知心的朋友,是黑暗里并肩走地人。但走到现在了,发现每个人都不同了,都明明白白的在自己的path上,所能做不过是远远的点点头彼此微笑。朋友,总是受考验的太多,走下去的太少。自己脸上挂了假笑,怎么去要求别人。但是每到这时候往回想,总是能记起无数次掌灯执杯对饮话人生,有笑有哭有自己,心里有温暖,对于自己的路也能坚持的走下去了——怎么会不感恩朋友?

家人。家人永远是最后一道坎。这两年大概知道自己是不想死的,所以想要活,活得更好,活得有意义,活出自己。无论在自己的路上摸黑走了多久,总是有家人远远近近的照亮身后的路,随时说着:累了就回来,还有家。所以家人,是离死最后的一道坎,生活总不至于绝望的——怎么能不感恩家人?

那么,就剩下前方的路了。是不是还有勇气走下去?翻了翻最近的这本日记扉页,上面写着:

“希望你更有勇气“

Per aspera ad astra

继续向前走的勇气从哪里来?这两年最大的收获,除了对外界的触感,就是对自己的挖掘。端着不想死想好好活的念头往前,越往前就发现还是那三座大山在眼前:

  • “我是谁”
  • “我从哪来”
  • “我往哪去”

想要更有勇气,是心中不知从何而起就一往而终的远方和诗。心里总相信有些东西是不变的,美,善良,爱 还有 人,宇宙。 人多有意思,有各种各样的情感,有各种各样的人生,每个人带着自己的故事匆匆来匆匆走。我是无比感兴趣,想知道他们的背景,他们的愿景。宇宙也多有意思啊,我那么渺小,却抬头就能看到永恒,看到群星璀璨。我不过是时间长河里的沧海一粟,却抬头能看到几十几千几万年前的星光,也能在人类的幻想中,想象终极是什么样子。多有意思啊。

所以看到这句话:

Per Aspera Ad Astra

Through All the Hardship, To the Stars.

心中有远方,有向前勇气。

End

再次回到学校,又似乎看到很多学生时代的感情,竟然又听到了一两个 “情不知所起”的故事,嗤笑羡慕之余心里有些感触。想到身边朋友和家人对自己祝福,也有些迷茫了。遇不遇得到,是不是要妥协,是不是能认清自己,是不是别那么别扭开开心心?

纠结到底,不如继续多读书多见人多看世界吧。

随缘。

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你們好不好

世界是如此的小 我們註定無處可逃

當我嚐盡人情冷暖 當你決定為了你的理想燃燒

生活的壓力與生命的尊嚴那一個重要

一笑作春温

一年前住进这上海的小民房,听着隔壁小妹每晚弹钢琴,一年以来曲目我虽无能辨别但也知道进步了不少;下楼的时候,还会和六楼的阿婆点头微笑问好;走在上班路上,我知道全家的包子要两块五一个但是小梅园的一客汤包只要七块五。 这一年过的,也不算是稀里糊涂,过着过着总是有一些东西想明白了不少。

Past

一直以来写得东西都是站在过去往前看, 写的是未来,迷茫的是未来,恐惧的是未来, 要勇敢的是未来。但其实这几年里,最大的进展不是对未来,而是对自己, 对过去有了更深的诠释。和朋友聊说, 其实有些想法和以前一样, 只不过对自己为什么这么想,出发点,想要的都了解更深了。

有些人因为trauma所以不敢回看过去, 有些人因为美好时光不再来所以不敢回看过去, 有些人因为匆匆向前无暇顾及所以不回看过去。过去我活过,现在我活着,未来我努力去活。 人在这宇宙中太渺小了, 我努力收集我在这世上过去每一刻生存的印记,提醒我还有昨天。

Departure

这几天临近离职, 同事们说着要办farewell, 我却有些抗拒。我站在现在, 隔着一堵墙看着过去——过去的就让他过去——怕自己跨过了这堵墙, 松了提着的这口气, 就该是热泪盈眶不知言语了。面对善意,理应是回报以善意,但是做不到。近乡情怯, 离别愁浓, 不想活在心情的大起大伏里, 用一张浮夸嬉笑的脸去应对,心隔着墙努力平静——这大概是现在的我,活着的样子。

Nonsense

今天看了几篇旧文, 胡乱写了几笔。临近回美国,心态大概是有些压不住了。

焦虑和有趣

这两个月以来,见了很多人,聊了很多故事,心中多有感触,终于能够成文一篇写下来给自己看。

有趣

要做什么?自己要什么呢?未来要往何方去呢?也许对于一些人来讲,这些问题的答案不言而明。但对于我来说,这是这几年来最想知道的事情。有被问过,十年后,希望自己是什么样子。我想了想,大致不过是顾得上物质需求但是有趣的工作,身边依旧有亲密的朋友和家人——不为选择而后悔。这里面可能最好实现的事物质需求,因为人的expectation总是可以变的。这里面难以控制的是身边依旧有亲密的朋友和家人,世事无常,人来人走,我大抵是无力的。那么最终我能做的,只有去找有趣的事——不管是工作还是创业——有趣是什么呢?

有趣是能让我stay hungry, stay excited。 这其中大概分两种:人和物。什么是物的有趣?比如,我能深埋在技术的前沿行业看着技术如何革新社会毁灭人类——这是有趣。什么是人的有趣?比如,我能聆听每个人的故事,远景,需求,能够了解人——这也是有趣。

这一年,感谢机会,让我站在不同的角度都去尝试了。不放弃有趣,是我终究不会放弃的东西。

Humble & Value

上个月回家的时候见一位老友,多年的教育差异以及成长环境,我希望我能够帮助他,所以我给他提供了我对于他现状的思考以及见解,得到了正向的反馈。我很高兴,不管有没有真正帮助别人,我觉得我的思考和见解是能够给他方向的。回家和我妈说了我给别人解惑云云,她只说:

好为人师,人之患也。

振聋发聩。

懂了一点知识的人,大概一开始总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这世间也就是像他想的一样。但很多事,往往不是想当然的。这由人组成的社会,也是错综复杂,人类社会几千年的历史,知识,技术的沉淀,足够让每一个人淹没在其中。每个人都是渺小的,世间的复杂和简单总有值得学习的地方,please stay humble。

但正如刚刚所说,宇宙、人类的历史洪流中,人不过沧海一粟。活着的意义在广义上大概是不存在的,狭义上,我觉得就是人的三观Value了。进入21世纪已经将近20年,数据、技术夹带着人类社会以前前所未有的速度往前冲去——如何不被冲垮,不被舆论所左右——要有立身之本,要坚定自己的value。所以,hold on to your values.

Quest

和同事聊起投资工作,除了物质公司等外在因素,最让人感觉有意思的是对真理的追寻。同事放弃一家伟大公司的工作来vc, 为的不过是见千百人,看千百事,想过千百道弯,看到这世间运作的真理和人性。

没错,这是一件有趣的事。The Quest for Truth. 这条路上,不就是这样吗,没有永恒对的事,没有绝对错的事,让人痛苦的事很多,让人愉悦的事只有一件——满足了向前的求知欲。

我很幸运,从小衣食无忧,无需关心温饱问题,不管做成什么样子左右不过一个期望值罢了——所以真正想要什么——就是这追寻了,追寻有趣,追寻真理。

Path

所以,对未来的路,还是那句话:

Stay Humble,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感谢这一年的所有人。

Life’s A Struggle

Quest

以前和朋友们开玩笑,一定要找个时间去大沙漠去草原去北极南极看星空看银河流流眼泪。为什么?当凝望着银河星空宇宙的时候,才会真切的感受到何为真理,何为永恒,何为渺小。从很久以前,就问自己“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前进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高中时候很喜欢哲学类的入门书籍,很喜欢周国平说的“黑暗中的朝圣者,彼此不过是并肩行走的陌路人”。真理就是远方,是黑暗里永远到不了的光明。对于人来说,意义也总是虚妄的,注定失去的结果让我无法释怀。

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追寻中,我得反复避开生命总是没有意义的这个结论——渺小的生命是永远无法追寻到真理也无法承载真理的——也许只有追寻意义的旅程才对人有意义——the Quest for Truth and Meaning。但是这样吗?赋予一段终究走向虚无旅程以意义,是否也只是人自怨自艾的刻奇——to find something to live for。 这句话很蠢,因为我作为一个幸运儿,一直明白生活中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我去活着。But what about myself?

说到底,长时间的仰望星空,思考终极,从中看到人生的荒芜。我还是无法释怀,无法接受如此可怜的仅仅在无边的宇宙中像一粒尘埃一样短短生存一段时间然后永远消失不见。

容格说,这个问题不能常想。

Now

周末回家,翻翻暑假上以前读过的书——温故知新。以前完全读不下去的克里希那穆提的《生而为人》里面讲觉知,讲当下,讲真理,讲倾听正切合了自己最近冥想的体验与感悟。

真理是一片无路可走的大陆…一个人必须投入毕生的精力研究这个问题,不能远离生活。生活就是斗争、焦虑、恐惧、厌倦、孤独、悲伤、不幸、遗憾——所有这些就是我的生活。我必须明白这些事情,经历这些事情,不逃避这些事情..

但有意思的是,冥想于我最大的意义不在于让我探寻,让我活在当下,让我尝试觉知——而是尝试去相信。能找到一样东西去相信,去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由此而引发出去,我对我生活中接触到的部分有宗教信仰的人士保持着足够的尊敬,甚至羡慕。人太渺小了,追寻真理的旅程也终将没有意义,如果能够坚信一种信仰而connect to some ultimate being(源自一位FreeMason的爷爷),也何尝不是对自己的救赎。

Stay humble.

Love, Music and Alcohol

最近看到一句话:

  • 生命的意义在于爱。
  • 不,生命的意义是无解的,爱的好处是让人对这个问题不求甚解。

read more

初夏呓语

魔幻现实

今天乘大巴回家,在客运总站巨大的招工广告牌下,我吃着手上的麦当劳听隔壁两位大妈的魔幻谈话:

两人素不相识。一位是江苏南通农村妇女,一位是上海普通家庭退休妇女。南通大妈家里父亲得了癌症,儿子休业天天想着出去创业挣大钱,丈夫在外面送外卖赚钱但两人都没有退休金,仅有一套房产也为了给父亲治病卖掉了。上海大妈拿着每个月8千块的退休金,丈夫拿着小一万的退休金,日子过得上算不错。南通大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想到最近因为一些事情感到压力,想到黄执中曾经在辩论时说过“完美的人生是处处有选择”——我并不完全赞同,但是当人生有选择人生有退路的时候,人是更能坦然去面对压力和未来。

有些人

这两天觉得有些事有些人自己就算努力了也只能随波逐流。自己做很多,可以在很多事情上有掌控,但是自己,别人的心思变化大概是永远也控制不了。想到这里,有些沮丧但无可奈何。想来,只能看开一点,在能开心的时候开心就好。

做一些事

最近原本的计划被打乱,工作上做了一些决定和调整。会发生什么?不知道。兴奋吗?因为压力而激动到头皮发麻。我希望能回到状态,能够回到压力让自己兴奋的状态。

未来。大概只要自己放宽心,只需要有目标而没有太紧迫的time span,好好努力就行了吧。做自己喜欢的事赚钱,大概是我终极追求了。

变得更好

这两天正值自己两个长周期计划的交接点,在review上一周期自己写的话:

“想让自己变的更好…在巨大的,能够影响自己人生的变化中,去坚守那一些价值,如何去坚守,如何去努力…”

上周去参加FM的活动时,那些新生家长问我是不是后悔选择了FM。老实说,任何“是不是后悔选择了XXX”的话题,都很难回答。我是不是后悔呢?我当然有后悔的地方,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可是时光不再来,这世上也没有客观上完美的选择。自己在这过去的四年里变得更好了——虽然按照某些朋友的话来说是把一手好牌打烂了——也就没有什么后悔的了吧。

还是满怀希望的前行。

有些人,有些事

喜欢家乡的夜晚,喜欢披星戴月出发、归家。今天晚上回来晚了,看着楼道里的灯光,偶尔楼上传来的声音,终于是能够静下来想想最近,说些什么呢?想要说说自己,说说生活,说说身边人。

有朋友自去年以来都饱受折磨,又想要脱离,又控制不住自己,心情又常常跟着他人备受影响——我笑他终于尝到了患得患失的滋味;有朋友网恋奔现几月,却越发被折磨得厉害,患得患失的厉害——我笑她异地恋终究不科学的;有朋友有了心动对象却坚持不了多久;有朋友潇洒如故。而我总说,“虽宁缺毋滥,但对未来还是希望有人”。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状况,但趋同后竟都是对于一个人无事做的恐惧。生活最近照道理是过的还不错,在游泳中找到乐趣,尝试冥想小有成效,晚上还时不时的有人能打个电话——该是不错了,但我总感觉缺点什么——无法忍受一个人呆着,心里企盼着能靠着冥想度过时不时的panic attack。

到底是怎么了呢?

想来一直都说“但行几事,莫问前程”,最近大概是没有“几事”可以做了,以前还把“诗和远方”挂在嘴里,现在诗没有了,远方不知道在哪了。心里迷茫了,焦虑了。正如前段时间的外卖员小张的文章,做一些事,有关心有关灵魂有关自己无关前程。要有自己的事,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

有缘有份的人,也许会出现,也许不会。有缘无份的人,会出现会患得患失折磨人。但不管怎么样,不能丢了自己。

就算一定要孤独前行,也还有朋友,还有家人。

谢谢。

今天的冥想是 呼吸练习。开始和结束的铃声依旧让我头皮发麻,才想着这撞铃声是否之后就会像一个开关:响起时尘世,我两隔。

今天呼吸练习,首先是 “我”。将全部精力专注在呼吸,观察呼吸进鼻咽,入腹,然后将感知由内而外,扩展到“我”整个身体。 “我”作为这宇宙中的一个渺小个体,由于因为有“我”之意识,所以才能感觉自己是有存在感的。 我能清晰的觉察,我每一次走神时的迷思对我身体产生的变化。由此而延展出去,这个世界有我的一个孤岛。

然后是恐惧。恐惧来源于黑暗,来源于渺小,来源于未知。这种感觉在生活中始终伴随我,有的时候就像是触手一样从心底深处攥住我。而在冥想的时候,在“我”之外不远处的黑暗,就是无穷的恐惧了。

然后撞铃声响起,头皮发麻。今晨的冥想结束了。

深井

今天晚上睡前做的冥想,有不一样的体验。从开始到结尾的撞铃声,我能感觉到我大脑皮层的阵阵发麻,无穷的恐惧涌入心头。

今天体验的意境是,想象一口深井,童年夏日的一口井,旁边绿草茵茵,柳树抽芽。而我要往井里看去,看到什么呢?我没有看到具象,我看到了恐惧。一直以来,我对深水黑暗都有深深的恐惧,可能引申的是对尽头的恐惧。

我手里拿着一颗鹅软石:温热,有一定重量。我要把这个鹅软石抛进井里。鹅软石按照一定弧度下坠,跟井壁碰撞出声音,跟水碰撞出声音,然后开始下沉。

想象这颗鹅软石到表了你此时的问题,你为什么来这?

我不知道,似乎在鹅软石下坠的过程中,有无穷的恐惧包裹我。我为什么来这:

因为恐惧和焦虑。

这两种情绪包裹着我,而我已经感受不到童年夏日水井应有的温暖与安全感,只是在一直无法触底的下坠中。

一场没有答案的问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