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话语

大学四年 : 学校&教育

学校本身

FM并不是一所世界闻名的学校,导致我现在每次和别人说起都会自嘲的说——“东部费城旁的一个小文理学院”。 学校虽小,并不代表教育质量差。相反,从教师的负责程度以及课堂质量来看,FM的教育质量其实很高。学生和老师的沟通成本很低,对于学生来说沟通的难度也很低。因此,很多学生(包括国际学生)都能和几个教授建立起相当良好的关系。但作为学校来讲,FM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很多东西都有,但也仅此而已,并没有达到能够突破自己的程度。很多情况下都畏手畏脚,瞻前顾后。一方面FM或者说大部分文理学院的中心都是Education而不是Research,但是一个学院的Reputation,教授的Credential很大程度还是取决于Research。这就导致了一个矛盾冲突,目前来看,学校教授的Tenure评定,不仅仅需要来自于每堂课期末学生对于教授的反馈,也需要教授在专注于Education的时候,做好一定程度的Research。这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read more

“国家面前无偶像”?

一直以来写这种主题的文章都心里犯怵,因为怕惹了众怒尸骨无存。但是呢,总是觉得这种时候写写这些惹众怒的文章,就自有一种刺激的感觉。

这两天,似乎是因为韩国要部署萨德的缘故所以中韩两国之间有了诸多摩擦,也有广电总局的所谓‘限韩令’的传言。我看了几篇文章,也看了看微博上的大部分评论,无意评判韩流的好坏,但是对于广电的这种行为和网友们的评论,总有一些想说的。 read more

一个人易受影响是坏事吗?

首先得说清楚易受影响到底是什么?我说的易受影响是指对于别人的观点不排斥,经过审视判断,如果觉得可以就收为己用。

那么易受影响到底有什么错呢?有的人会说这样没有坚定的观点,没有一个坚持的原则。确实,易受影响的人很难长时间有一个恒定坚持的一全套的价值观。可是,每个人在成长,在处于不同的人生阶段生活环境,对于事情的看法会变化会改观——一全套的恒定的价值观是不太可能的或者说太难去坚守了。 read more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这些天一直没有写什么东西,一是因为想法零碎难以成文,二是因为找不到一个写的态度,怕说错话,也怕说不好。这两天受人安利,去看了一本我几乎不看的类似鸡汤文/反鸡汤文的书:杨时旸的《没有如愿以偿的人生》。

说实话,这本书里的很多看法很多观点我都挺认可的,然而我最不喜欢的是作者还是用了一幅说教的语气与代表大众的公知口吻。我这两天思考写作的态度,无意公知无意说教。我就是我,没有人可以代表我,我也没有任何要去说去说教别人告诉别人道理的意思。 read more

一个非爱狗人士的疑问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很想写这样的一篇文章,但是每每看到朋友圈里各种爱狗人士的血泪朋友圈,总觉得心里犯怵。怕一个不小心被误解,然后被打死。所以在文章之前,先郑重说明:我对狗没有一点的歧视,也没有对爱狗人士/动物保护协会/etc 有任何的歧视——整篇文章完全是我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的问题是对于‘对于某些特定动物的关爱从何而来’。 对于这个问题的萌芽来自于很久以前,某一天在外婆家杀鸡吃鸡没有任何感觉,然后晚上回去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一只被车撞死的猫,感觉心惊肉跳残忍至极。后来想想,这有什么不一样呢?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排除那些珍稀动物/保护动物等等(保护这些动物的背后的动机我觉得还是维持人本位的社会进展,不过以后再谈), 那些对于狗/猫/乃至各种宠物的喜爱或者说那些因为屠杀动物太残忍而食素或不用皮草的那些人,他们的逻辑难道不是很有问题吗? read more

[话语]Loser的逆袭?

媚俗一旦失去其专横的权力,它就像人类的任何一个弱点一样令人动容。因为我们中没有一个是超人,不可能完全摆脱媚俗。不管我们对它如何蔑视,媚俗总是人类境况的组成部分。

——米兰昆德拉 《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

其实这篇文章本来的题目是「Loser的乞讨」。一直以来,似乎很多人都很享受某一类鸡汤文叫做Loser逆袭文。这样的文章大概就是选一个现在大家认可的名人,然后讲一下他以前经历过多少次失败,有过什么样的悲惨经历,然后现在终于走上事业巅峰,所以以此可以得出:好的XXX都是Loser逆袭来的。 read more

【话语】有关旅行的一点想法

这两天快纯秋假了,每个人都开始问秋假要去哪要去哪,似乎秋假不出去变成了一种罪过。不由得想到上次去华盛顿和纽约的经历,以及前两天看过的知乎上的那个有关旅行的回答,便有了一些想法。

上次去华盛顿,除了拜访了室友一家,见了朋友以外,似乎都是在各种各样的博物馆里,有着数不清的藏品有着看不完的展览,眼花缭乱。似乎,自己是应该要兴奋起来了。可是,到最后第二天,自己就已经看到博物馆就想吐了,想来没有什么事情的游荡在国会山可能还更好一些。 read more

【话语】有关昨天的大新闻

昨天晚上,一个完全没有预兆的消息突然间就出现了:Apple Music,Apple Movies以及iBook Store入华。一下子热泪盈眶,不只是对于这件事本身的感动与激动,也似乎是觉得很多事情都突然有一个缺口。今天稍微冷静了一下,觉得有必要要对于这件事写点什么。

Apple Movies:

粗略的看了一下Apple Movies, 里面的电影大多都是白菜价,其中不乏一些很好的电影。一下子就买了很多,不是为了看,而是为了充值信仰,为了过去的那一份喜欢与正版的舒坦。以前讲了好多次,其实是很想用正版的,不管是影片还是音乐,可是国内各种资源库混杂,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read more

【话语】“从一而终”的“一”是什么?

昨天看了一篇《霸王别姬》的影评,今天重温了一下这部电影又看了《legal High》这部剧。两者放到一起,就想到了一个词:“从一而终。”这里面的一到底是什么?

“从一而终”,体现在什么地方?体现在梨园老爷子说的“唱戏,从一而终”,体现在程蝶衣的不疯魔不成活,体现在张公公的大清朝,体现在袁四爷的京剧,也是Legal High中古门美的“律师的职责就是全新为委托人打赢官司争取利益。“可是为什么,我会去感叹程蝶衣的不疯魔不成魔,却会唾弃张公公所坚守的大清朝?主观的情感影响了我对于价值观的判断,这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对于“从一而终”的“一”的判断,是不是也有对错之分 read more

【话语】那些沉默的不代表被遗忘的

“我们不是十分强调安定团结吗?我十分拥护这个提法。没有安定团结,我们的经济很难搞上去,我们的政治也很难发挥应有的作用。然而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安定团结。在许多知识分子,特别是老知识分子还有一肚子气的情况下,真正的安定团结恐怕还难以圆满。”

——季羡林 《牛棚杂忆》

前段时间六四的时候曾看到高晓松的一条微博:”为那些沉没的沉默的生命“。我想这其中,所缅怀所纪念的其实都是一样东西吧:那些沉默的不能被讨论不能被放到阳光下的东西。在很多人心里,恐怕这些事情不是被遗忘了,而是被迫沉默在心底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