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8月

“国家面前无偶像”?

一直以来写这种主题的文章都心里犯怵,因为怕惹了众怒尸骨无存。但是呢,总是觉得这种时候写写这些惹众怒的文章,就自有一种刺激的感觉。

这两天,似乎是因为韩国要部署萨德的缘故所以中韩两国之间有了诸多摩擦,也有广电总局的所谓‘限韩令’的传言。我看了几篇文章,也看了看微博上的大部分评论,无意评判韩流的好坏,但是对于广电的这种行为和网友们的评论,总有一些想说的。 read more

一个人易受影响是坏事吗?

首先得说清楚易受影响到底是什么?我说的易受影响是指对于别人的观点不排斥,经过审视判断,如果觉得可以就收为己用。

那么易受影响到底有什么错呢?有的人会说这样没有坚定的观点,没有一个坚持的原则。确实,易受影响的人很难长时间有一个恒定坚持的一全套的价值观。可是,每个人在成长,在处于不同的人生阶段生活环境,对于事情的看法会变化会改观——一全套的恒定的价值观是不太可能的或者说太难去坚守了。 read more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这些天一直没有写什么东西,一是因为想法零碎难以成文,二是因为找不到一个写的态度,怕说错话,也怕说不好。这两天受人安利,去看了一本我几乎不看的类似鸡汤文/反鸡汤文的书:杨时旸的《没有如愿以偿的人生》。

说实话,这本书里的很多看法很多观点我都挺认可的,然而我最不喜欢的是作者还是用了一幅说教的语气与代表大众的公知口吻。我这两天思考写作的态度,无意公知无意说教。我就是我,没有人可以代表我,我也没有任何要去说去说教别人告诉别人道理的意思。 read more

一个非爱狗人士的疑问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很想写这样的一篇文章,但是每每看到朋友圈里各种爱狗人士的血泪朋友圈,总觉得心里犯怵。怕一个不小心被误解,然后被打死。所以在文章之前,先郑重说明:我对狗没有一点的歧视,也没有对爱狗人士/动物保护协会/etc 有任何的歧视——整篇文章完全是我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的问题是对于‘对于某些特定动物的关爱从何而来’。 对于这个问题的萌芽来自于很久以前,某一天在外婆家杀鸡吃鸡没有任何感觉,然后晚上回去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一只被车撞死的猫,感觉心惊肉跳残忍至极。后来想想,这有什么不一样呢?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排除那些珍稀动物/保护动物等等(保护这些动物的背后的动机我觉得还是维持人本位的社会进展,不过以后再谈), 那些对于狗/猫/乃至各种宠物的喜爱或者说那些因为屠杀动物太残忍而食素或不用皮草的那些人,他们的逻辑难道不是很有问题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