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5月

初夏漫谈(三)

一. 家

家是什么?大一时候在美国,那时候觉得家是父母在的地方。虽是翻洋过海,但夜深人静,也总是能够想起来时的地方。过了两年大三时候,生活左右上下延伸皆是异国异地,来时的路,回去的方向开始变得模糊了,心不安起来了。这时候觉得,家,是心安之所。

怎样才是心安?是父母在?是有房有车有地?还是有生活理想和奋斗?心安的地方,大概是有父母,是有生活,也有理想奋斗也有时间的地方。可是对于现在的我,生活理想奋斗和过去的记忆过去的关系血缘分割开来了。像是两边飘荡的浮萍,找不到来时的路回去的方向了。 read more

初夏漫谈(二)

一. 点头之交

从小学开始到现在十多年了,都是去的同一家理发店,叫的同一个理发师。 以前一月一次,现在半年一次。算是点头之交。

—— “回来了?”

—— “嗯是啊,刚回来几天。”

—— “还是稍微剪短点?”

—— “对啊,稍微剪短点就好”

说是点头之交,其实除了知道他的职业和工作地点,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他也只知道我在国外读书,我爸我妈也是这的常客,仅此而已。这一年在国外的时候,已经没了拼着脑袋吊着精神也要和别人social的劲头。大部分认识的人,面熟的有过几面之缘的人,都是点头之交。我不需要知道他们干什么,他们的家庭关系几何,他们的悲欢离合,我们只是点头之交而已,碰到了say hi就够了。这样的关系很稳固,也很让人感觉到安全感。 read more

初夏漫谈

一.

意义,这个词已经被说烂了。生命的意义,听起来就像是丑酸腐说出来的话。可是, 什么是意义呢?为什么我要存活于这个世界,是贪图享乐,还是承受痛苦。我是谁,是Ghost in the shell? 我是一个意识体?我只不过是躯壳的记忆承载和感官延伸?

如果说我只是由过去的记忆所组成,那么现在而或是将来的记忆又将如何被构成。自己是一遍遍的被记忆所重组吗?如果自己只不过是被记忆构成的,那么我作为我的唯一性在哪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