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3月

有些人,有些事

喜欢家乡的夜晚,喜欢披星戴月出发、归家。今天晚上回来晚了,看着楼道里的灯光,偶尔楼上传来的声音,终于是能够静下来想想最近,说些什么呢?想要说说自己,说说生活,说说身边人。

有朋友自去年以来都饱受折磨,又想要脱离,又控制不住自己,心情又常常跟着他人备受影响——我笑他终于尝到了患得患失的滋味;有朋友网恋奔现几月,却越发被折磨得厉害,患得患失的厉害——我笑她异地恋终究不科学的;有朋友有了心动对象却坚持不了多久;有朋友潇洒如故。而我总说,“虽宁缺毋滥,但对未来还是希望有人”。 read more

今天的冥想是 呼吸练习。开始和结束的铃声依旧让我头皮发麻,才想着这撞铃声是否之后就会像一个开关:响起时尘世,我两隔。

今天呼吸练习,首先是 “我”。将全部精力专注在呼吸,观察呼吸进鼻咽,入腹,然后将感知由内而外,扩展到“我”整个身体。 “我”作为这宇宙中的一个渺小个体,由于因为有“我”之意识,所以才能感觉自己是有存在感的。 我能清晰的觉察,我每一次走神时的迷思对我身体产生的变化。由此而延展出去,这个世界有我的一个孤岛。 read more

深井

今天晚上睡前做的冥想,有不一样的体验。从开始到结尾的撞铃声,我能感觉到我大脑皮层的阵阵发麻,无穷的恐惧涌入心头。

今天体验的意境是,想象一口深井,童年夏日的一口井,旁边绿草茵茵,柳树抽芽。而我要往井里看去,看到什么呢?我没有看到具象,我看到了恐惧。一直以来,我对深水黑暗都有深深的恐惧,可能引申的是对尽头的恐惧。

我手里拿着一颗鹅软石:温热,有一定重量。我要把这个鹅软石抛进井里。鹅软石按照一定弧度下坠,跟井壁碰撞出声音,跟水碰撞出声音,然后开始下沉。 read more

初春呓语

前段时间朋友跟我说,我们几个人博客公众号不管小说随笔还是乱七八糟写,其实每个人都在重复。我说是的吧:我的生活,我所追寻的东西,我想要找回的东西,永远就是那几样。每一篇不一样的只是不一样的困惑,不一样的感悟。

前两天从健身房出来等电梯的时候,听到旁边有个看上去四十左右的男人,满怀笑容得打了一个电话:

  • 我游好了,马上回去。
  • 你问问儿子要不要我带两块蛋糕回去?
  • 儿子就在你旁边?他肯定要吃的,偶尔吃没关系
  • 好好好,那我带两块蛋糕回去,等我吃饭。

男人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工作一天加上健身后的劳累,反而我感觉他很快乐,生活很有期待。 read more